淮南与橘

.
.
.
.
.
我流裘盲,慎入

PS:驯兽师的形象借了一下微博第五设计师里驯兽师的外形

【杰空】黑天鹅

#超·短打#
#太久不复健了有点心虚#
#杰空好少人啊1551#
#谁来给我粮吃#

“说起来,最近总是有一个带着玫瑰花的年轻帅小伙来找玛尔塔呢。”

这是,最初的声音。

“哦呀,可真是俊俏,难道是在追求玛尔塔吗?”

久而久之,此类的言论不绝如缕。

玛尔塔·贝坦菲尔身着雪白纱裙,脚踏纯白色的芭蕾舞鞋在台上踮起了脚尖。

“那位先生可真痴情,我可没见过他给除了玛尔塔以外的姑娘献过花。”
“哎呀哎呀,有些嫉妒呢……说笑的。”

玛尔塔不为所动,依旧仰起下巴,像一位高傲的女王。

她不停旋转的身姿留在了每个人的心里。

直到那一天――她再也无法跳舞了。

那是,刺骨的嫉妒与恶意交织在一起的小小意外。

“哎――那位先生怎么还是只看着那只堕落的白天鹅啊。”
“明明已经折断了她的羽翼,为什么还会眷顾她呢?”
“不明白啊……”

玛尔塔的膝盖被重伤,床头柜上每天都会有一枝新鲜的玫瑰。

她终于回应了那位先生的心意。

“我的玛尔塔……你可知,黑色才与你最为相配?”

她的绅士犯下种种罪行,终于将这只纯白无暇的天鹅染上漆黑。

THE FATE OF LOVE

冷面大副×海盗枪手
#尽管难产了我依旧坚强地码完了#
#快夸我!!#
#老早就想着这个配对了#
#啊啊啊啊啊表达不出他们的好#
#感情戏是渣渣,就随便看看吧#

尽管不屑于那位船长沉溺于无聊情爱的行为,但大副先生显然意识到了自己对那个耍着枪的女人不是一般的在意。

“你又在看着天空了,玛尔塔。”那是从巫医口中吐露出的,她的名字。“这是多么好看的蓝色呀。”正在擦试着枪支的女人抬头,眸子染上天空的蓝色。

而她们的大副先生正隐蔽了身躯就站在她们身边。

玛尔塔呼出一口浊气:“这在海上漂泊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或许得等到船长大人找到宝藏才行了呢。”艾米莉将自己心爱的针管擦拭得闪闪发亮,“只是不知道那些宝藏有何等的价值?”

“怎样都行,因为里奥承诺给我一辆飞机我才来的。”玛尔塔无所谓地耸耸肩,“希望他不会食言。”她的眸中一闪而过的杀意让杰克不禁感叹:或许这就是心动的感觉?

然而所有的宝藏都是要献给那位珊瑚夫人的,还是别提醒她们好了。

杰克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后离开,殊不知一双微眯深灰色的眼睛正似有似无地看向他离开的方向。

“……今晚似乎有个宴会吗。”兀地,玛尔塔开口,“里奥还邀请了普通人上船?究竟有何目的?”“谁知道呢。”艾米莉坏心眼地向玛尔塔挑了挑眉,“怎样,听说船上最英俊的副船长也会去噢?”玛尔塔撇了她一眼后离开:“无聊的女人。”

哎呀呀,真是失礼呢。艾米莉撑着脸,看向正在甲板上观测的莱利,转念一想:难不成……还会害羞?算了吧,这两个人都是爱情缺稀物种。

……

“……我为什么要穿成这样。”晚上的玛尔塔褪下海盗的服饰,换上了一件不知名地点寄来的白色小礼服,“是什么驱使我穿上了它???”不太情愿,但也没有时间了。

“哇哦我们美丽的枪手小姐~”克利切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赞叹着她的美丽,“今天怎么如此精致?”“呵,别说了。”虽然穿着小礼服,但是贝坦菲尔小姐的举止也并不淑女,“不知道是谁给我寄的,偏偏我还一个好奇把它穿了。”

话虽如此,她也并没有错过当她进入大厅时那一瞬间投过来的灼热目光。

贝坦菲尔小姐的一举一动简直就像一个顶尖的淑女,前提是她不开口的话。

“来的真慢,大副先生。”正在夹取自助饭菜的贝坦菲尔小姐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身上的风流味道暴露了你哟。”“嗯哼,真是位敏感的小姐。”杰克散去雾气露出纤长的身形,尽管有面具遮挡,这也并不影响他的绅士风度。

玛尔塔微眯了双眼,今天的蓝色礼服和他真是相配呢……

“在甲板上的,也是您吧。”她放下餐盘伸出右手,“这套蓝色礼服,莫非也是您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在那儿的?”杰克了然地伸出左手握住贝坦菲尔小姐的右手:“太过聪明可不会找男人喜欢哦,枪手小姐。”

他们步入舞池。

杰克身上浓郁的玫瑰香似乎将玛尔塔带入了迷幻的世界,在那里,所有的一切都是粉红色的。

可惜,一触即破。

“老实说吧,大副先生对我有什么目的?”不过片刻,玛尔塔便恢复了清明,“我可不相信您会对我一个枪手感兴趣。”一曲终了,玛尔塔的手摸上了自己银色的枪管。

杰克依旧游刃有余:“为什么不呢?”“为什么是我……趴下!”玛尔塔的疑问刚刚吐出,一股杀气就从舞池中心泄露,仅仅是短暂的一瞬间,但这足够让玛尔塔·贝坦菲尔拔出枪并且精确地对其射击了。

混乱爆发,但也没持续多久,因为玛尔塔已经将那个试图刺杀船长的男人射杀。

“为什么是您……您有答案了吗。”杰克握住她的肩膀,“介意和我再跳一曲吗,女士?”“我的舞技很差。”玛尔塔将烟吹熄,“您确定?”“确定,以及肯定。”“……哼。”玛尔塔将就地将手放进杰克的手里,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红了耳朵。

贝坦菲尔小姐,或许在很久以前,您的枪就已经击中了我的心脏。

趴在二楼栏杆处的艾米莉看到这一幕咂了咂嘴:“啧啧,看来这大副撩起人来也是有一套的嘛。”

似乎看到了在舞池里呼唤她的莱利,她迈着轻快的小碎步走向他。

舞池中央的克利切笨手笨脚地带领着艾玛,脸红的不行。
请来的奇怪歌手在带领着一个似乎看不见的客人,被踩到脚的时候那敢怒而不敢言的气息隔着面具散发出来。

或许爱情就是这样,悄无声息地蔓延。

I Love You
我爱你

Not Because Of Who You Are
不是因为你是怎样的人

But Because Of Who I Am When I Am With You.
而是因为我喜欢与你在一起时的感觉

―END―

我的猫

#前篇链接http://mg8848.lofter.com/post/1e8360fb_12e6d5c2#
#我是猫的后续#
#杰克视角开始,但是会很渣#
#作者的感情描写像shi一样#
#姑且算是失踪人口回归#

01
我叫杰克,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画家。
我有一个妓/女母亲和一个酗酒的父亲。
他们并不在乎我的存在与否。
所以我拥有了一个最为平凡的名字。
而它,将伴我一生。

02
在一个雷雨天气,我刚被画展的主办方骂了个狗血淋头,原因无非是我上交的画作不够积极向上罢了。
我走在空无一人的小巷,那里有浓稠的雾气飘散,而我仿佛看到了一双闪着光的琉璃一般的眸子。
然后我的小腿一重――那是一只有着纯净的棕色毛发的猫咪,它闪闪发亮的深灰色眼睛即使是在大雾里都能被一清二楚地看到。
我竟感觉他是能听懂我的话的。

03
好吧,我承认我没养过宠物,连拎猫咪的手法都是被友人海伦娜耳濡目染的。
然后就遭到了强烈的挣扎。
看来是一个讲究优雅的小女士呢。
我拿起她脖子上的名牌――“玛尔塔·贝坦菲尔”,那似乎是一个破产了的贵族世家。
“哦……玛尔塔·贝坦菲尔女士。”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独属于小动物的灼热温度令我的心跳微微加快,“你想跟我走吗?”
这话说完,我都被自己的天真逗笑了。
一只猫怎么可能听懂人类的话呢?
“喵。”她舔了舔自己的爪子之后窜上我的肩膀,肉垫还在我身上拍了两下示意我快走。
哎呀呀,这可真是……捡到了以为不得了的小女王呢。

04
玛尔塔似乎很不喜欢海伦娜的导盲犬裘克,他俩见面就针锋对麦芒的恨不得打上一架 。
“这可不行。 ”在她即将中上去的时候我连忙
把住她,“淑女可不能随使大打出手唷?”
被我阻止所玛尔塔歪了歪头然后用软软的
肉垫拍了有我的手背后窝在我的怀里开始
呵欠连天。
对友人抱歉地奖笑,我开始抱着猫咪翻阅书
怀里 的小东西散发着令人天法你视的热度。
新悄悄感染着我微凉的体温,
看着她的身体一呼一吸地起伏着我不禁感慨。
啊,这就是所谓的“生命”吧。

05
玛尔塔阻碍我作画的时间渐渐多了起来。
她也变得越发地黏我了。
我也发现她睡觉的时间变得多了起来。
如同海伦娜家那只导盲犬裘克邢样,
在某天将她从画布上扒下来然后塞进自己怀里的时候我不禁想道:
她真的老了,身体没有曾经那么强健、灵活了
看着她在我的怀里酣睡,我的心里突然涌出,一个想法――
她会不会, 在睡梦中离开我呢?

06
其实我有一个秘密――我对于雷声有那么一点畏惧心理。
于是,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玛尔塔也如同之前无数次那样溜进了我的房间。
这一次,我发现她竟然有些虚弱地喘着气。
我将她抱到床上,假装没有看到她那失去了
光彩的眸子:“……玛尔塔?”
地灰色的猫眼之中有光芒迸发,然后,地亲
吻了我的嘴唇。
“哦,我的女王陛下。”我拼命地,试图让她
撑下去,“不会的,不会那么快的,我们……还有时间
但我清楚地明白,其实我们没有。
我看到她正在闭上那双美丽的眼睛,令我的眼泪不停地往下落。
哦,我的女王, 我的玛尔塔,我的猫咪。
我永远失去你了

07
我的玛尔塔是一位活泼漂亮的女孩。
她是我灰色生活中一抹最亮眼一抹色彩。
现在,这色彩消失了。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在裘克离开之后海伦娜会崩溃至此。
我不会再养猫了,我想。

08
我恐怕是最后一个知道海伦娜要结婚了的

令我惊奇的是一他的丈夫也叫裘克。
首经的导盲犬与现在将伴她终生的人使用的是同一个名字。
是冥冥中的天意吗?
在热闹的婚礼上,我却觉得很冷清,
玛尔塔,我想你了。

09
我向来是不相信什么转生之说的。
但是眼前这一景让我开始怀疑我的世界观――个扎着棕色马尾的女子,她那双深灰色的像精美的流璃一般的眸子和玛尔塔一模一样。
尽管是无神论者,但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
都在叫嚣着――她就是玛尔塔, 是你的猫咪,你的女孩。
良久,我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讷讷发声:“……玛尔塔?”
她回应了我的呼唤,笑着向我扑了过来,我也用力地回搂住她:“……欢迎回来。”
我终于找回了我的女孩。

―END―

感觉写的糟糕,纠结了好久最后还是发了。
希望不要喷我嘤嘤嘤(ಥ_ಥ)

我是猫

#画师杰克×猫咪玛尔塔#
#梗是凹凸世界嘉金cp里的一位太太的#
#玛尔塔视角#
#如果能接受就往下看叭#

01
我是一只猫。
一只被破了产的贵族遗弃的猫。
我有一个高贵的名字――
玛尔塔·贝坦菲尔

02
今天是一个暴雨天气。
我依旧等着一个有缘的人来带我回家。
唉呀,那个人好像不错的样子嗳。
他那握着伞的手骨节分明,头发有些天然卷的样子,他有着修长的四肢和一张连猫咪都为之沦陷的英俊的脸。
不过这都不是高贵的我选择他的原因。
他看起来很孤独,像是要融入这片浓雾一般。
于是我扑了上去,抱住了他的小腿。

03
然后我就被他拎了起来。
是,特别不优雅的那种,拎后颈那种。
我理所当然的是要挣扎的,当然淑女的我并没有露出爪子在他的俊脸上留下三道痕迹。
他将我放到了地上并顺手扯出我的名牌看了看。
“哦……玛尔塔·贝坦菲尔女士。”他用他那好比大提琴一般的好嗓子念出了我的名字,“你想跟我走吗?”
说完,他自己都笑了。
我不解地看着他――看啊,他又露出那种表情了,孤独又痛苦的表情。
看来他并不相信一只猫咪能够听懂他的话。
我舔了舔爪子,优雅地窜上他的肩膀。
行了,走吧这位落魄的骑士大人。
我拍拍他的肩膀,高傲地抬起自己的下巴。
从现在开始,你有一位女王大人了。

04
我是从他的电话里那断断续续的声音知道他叫“杰克”的。
是再平凡不过的名字,对我来说却如此与众不同。
来到他家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他绝对没有养过宠物,至少没养过随地乱跑的那种――这房子太干净了,像是每天都有打扫的样子。
他倒是向他的那位养狗的盲人朋友讨教过饲养猫咪的技巧……可我讨厌那只狗!盲人小姐很温柔没错,但是她在摸我的时候那只狗能不能不死盯着我???

05
杰克似乎很忙的样子,但我最喜欢干的事情还是躺在他的画布上让他无从下笔。
每次我这么干的时候,他都会温柔又无奈地笑着将我抱下来:“我的小女王又没事儿做了是么?”然后把我抱在怀中继续创作。
我慵懒地蹭了蹭他的胸口,开始了我的午睡时间。

06
那逐渐衰弱的身体让我明白――我和他是不同的,我一定,会在他离开我之前离开他。
又是一个雨夜,我被雷声吵醒了。
似乎冥冥之中有一种预感,我向他的房间走去。
当我顺利抵达目的地时,好像已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他早已醒来,看见我的到访之后将我抱上了他的领地,他贴着我的额头,发出的声音小小的,就像被人抛弃的幼猫一样:“玛尔塔?”
真是的,到底谁是猫咪谁是主人喔?
我碰了碰他的嘴唇,肉垫也拍上了他的脸。
好啦,恭喜你我的骑士――从今天开始你被加冕成为国王啦。
“哦,我的女王陛下。”他摇头,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不会的,不会那么快的,我们……还有时间。”
不,我们没有。
在被杰克捡回来之前,我就已经是一只成年的猫咪啦。
上下眼皮开始打架,睡意铺天盖地地向我席卷而来。
好像有温热的雨落在我的身上了。
笨蛋,还是那么害怕打雷吗?

07
我的主人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
他不会去看自己的画展办得有多么盛大,却会带着我走遍大街小巷,只为了找一个猫咪玩具。
他的体温偏凉,夏天是我最喜欢和他待在一起的时候,而冬天,我是他的移动小暖炉。
当然,不管在什么时候,我都最喜欢他了。
没有我他会过得怎么样?
他会再养一只猫咪吗?

08
不是每一只猫都会变成人的,除非她已经准备好。
我认为,我准备好了。

09
杰克依旧没能从失去玛尔塔的阴影中走出来。
因被迫参加友人的婚礼之后他在不经意间又踏入了那个熟悉的小巷。
是他和他的女孩相遇的地方。
而现在,那里站着一个女子――一个扎着棕色马尾的女子,她那双深灰色的像是精美的琉璃一般的眸子和玛尔塔一模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玛尔塔?”

10
她向他跑去,身体灵活得就像一只猫儿。
她搂住他的脖颈,在他耳边笑着说:
“杰克,我回来了!”

END.

终于产出,上晚修打字累死我了x
或许会有杰克视角x
试图索要评论OLO

非暗恋式告白

#主杰空,微裘盲#
#双向暗恋#
#甜#
#OOC预警#
#意识流#

大部分的监管者都表示――玛尔塔小姐的存在真是太犯规了!
不容忽视的矫健身手和顽强的意志,以及她手里那把能够眩晕监管者的信号枪都是她能在游戏中生存到最后的前提条件。
虽然她沉迷救人,但是碍着杰克的面子……好吧其实是他们在杰克先生的利爪下怂了。
没有错,杰克先生和玛尔塔小姐确认关系很久了。
杰克还记得,那时他还是第一次在游戏中见到她……
杰克远远地就看到了那个小野猫一般正慢慢走着试图掩盖自己脚印的新人。
面具下的嘴角翘了翘,杰克打算去和她“玩玩”。
但在吃到第一块板子的时候杰克就发现自己小瞧了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
她还带着他溜了半天。
“呵,真是有趣。”杰克长臂一伸,在她的背上划了一下,“最后再捉你,小东西。”他抚摸着自己那锋利的沾着血的指刃,用她听不到的声音低喃。
很快的,其他三个逃生者都上了椅子,而空军小姐的子弹也在救人的时候用掉了。
现在,她正懊恼地被杰克用气球绑着,也不挣扎,只是百无聊赖地虚托着下巴。
“不挣扎的逃生者可不多见呢。”杰克停下脚步,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不管怎么逃不都是被一刀斩?”况且也没有队友了,空军小姐动了动腿,“虽然我也希望能出去就是了。”
漫不经心地点点头,杰克将空军小姐放在了地窖上方:“所以,作为一个绅士,我可不能让可爱的淑女失望呢。”
愣了好一会儿,空军小姐才慢慢反应过来并毫不留情的回击:“醒一醒,您可不是什么绅士,而我也和淑女扯不上半点关系。”她笑起来的时候眼底有光,淡淡的月色将她的五官勾勒出一种惊心动魄的没,“但,还是要谢谢你。”
说完,她一跃而下。
而杰克也难得地愣了神儿,他摸了摸左边的胸口,感受到了自己死寂多年的心脏正在活过来的声音。
他好像,有点心动了。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
就像她。
……
尽管遛鬼的技术有所增长,但玛尔塔还是被杰克捉住了,并用最近流行的“公主抱”将她稳稳地抱在怀里。
“放开我!”玛尔塔不停地挣扎,“我会乖乖跟着你的你放下!”“你为什么要逃走呢?”杰克凑在她的耳边低喃,“是我……招待不周吗?”
听到这话,玛尔塔倒是停止了挣扎,窝在他怀里闷声嘀咕:“哼……花言巧语。”
哦呀,小野猫的语气有点吃醋的意思?
“哼哼,今天就不带你去地窖了。”似是要惩罚之前她的挣扎一般,杰克的手像铁钳似的牢牢锁住了她的行动,那灼人的温度令玛尔塔的脸蛋微微泛起红晕:“那你要带我去哪?地下室吗?”在路过一个又一个的狂欢之椅之后,玛尔塔不禁疑惑。
“带你去偷电开门。”杰克一脸正气地说着可能会令庄园主心肌梗塞的话,把玛尔塔放到了一台电机的边边,“偷电玩儿去,乖。”然后就在红毯边的椅子上坐下了。
于是,在玛尔塔爆了无数次米花之后她终于忍不住了:“你能离我远点吗?离太近我心脏受不住!”“不要。”杰克难得任性,他可不想缩减他俩本来就少得可怜的相处时间。“你!”玛尔塔气结,轻飘飘地瞪了他一眼,心里却有些许甜蜜的气泡升起。
如法炮制了剩下的几台电机后,大门开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杰克的眼睛也冒出了红光。
“……一刀斩啊。”认命地躺回杰克怀里的玛尔塔默默吐槽。“这是监管者的标配不是么?”尽管看不到杰克面具下的脸,玛尔塔也清楚地明白这人肯定笑的很恶劣!
轻触杰克的面具,玛尔塔小心翼翼地地问:“如果我摘了你的面具你会打我吗?”“绅士可不被允许对女士动手。”杰克不可置否地耸耸肩,似乎默许了玛尔塔的行为。
为试图摘下杰克面具然后被暴揍了一顿的裘克先生默哀。
果不其然,面具下的是一张自带闪光特效和玫瑰花特效的脸。
玛尔塔用力将面具怼了回去,面无表情地试图掩饰自己过快的心跳。
“嗯?怎么又戴回去了?”杰克低头看她,“很丑吗?”“……不。”玛尔塔噎了一下,躲避杰克如同恋人一般亲昵的耳语,“因为太闪了。”
低低地笑了一声,杰克将玛尔塔在大门处放下:“真是一位任性的女士呢。”此刻的他倒是有些庆幸刚刚玛尔塔将他的面具戴回去了,因为他那充满宠溺的眼神会全部暴露在她的眼里。
“哦?那杰克先生是比较喜欢乖巧型的?”比如小艾玛那样的。玛尔塔强迫自己忽视有些冒着酸气的情绪,一边输着密码一边调侃道。
不,其实我喜欢的类型就是你。
当然,杰克只敢在心里小声地说,要是说出来估计他就凉凉了。
所以他并未出声,也在拼命抑制搂住那纤细腰肢的冲动。
当大门打开之后,玛尔塔回头看向杰克:“没有什么临别赠言么?”她的眼睛闪闪发光,红教堂的月光配着她真是在合适不过了。
真想让她永远留下呀。
“红教堂的月色那么美丽,下次,小姐你还会来么?”
话音刚落他就后悔了,恨不得把自己的头锤爆――这么直接万一吓到小姑娘了怎么办?!
意料之外的,玛尔塔笑了:“我会的。”她朝着杰克比了一个打枪的姿势,“下次再见吧,杰克先生。”然后就倒退着离开了庄园。
……别再让我继续沦陷了啊,我亲爱的小姐。
否则,我会不择手段地将你留下。
他必须做些什么了,就算粉身碎骨玉碎瓦全也当做给自己的一个结局。
死了心也总比在夹缝中苟且偷生来的痛快*。
……
今天的游戏杰克换上了名为“白纹大触”的时装,毕竟是要告白,好歹也要穿得正式一点。
然后一连好几局都没能看到空军小姐。
“啧。”锋利的指刃毫不留情地在逃生者身上留下血色的痕迹,杰克现在只想快些结束这场游戏好见到他的玛尔塔小姐。
喔,有裘克的小相好海伦娜啊。
淘汰了三个参赛者之后,杰克将小盲女带到了地窖。
“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吗杰克先生?”临走前,海伦娜对已经快要隐入雾中的杰克发问了,“您身上有好闻的香水味儿呢。”“……算是吧。”怪不得他隐入雾中那些求生者都精确无误地躲开了,“你今天有看到空军小姐吗?”
沉吟了一会儿,海伦娜开了口:“并没有呢。”然后露出了然的微笑,“原来是要向玛尔塔小姐表白呀。”“……你从何得知?”“因为裘克先生说杰克先生您‘穿得那么骚包不是去告白是去干什么’。”海伦娜甜甜地笑了,作为放走她的报答她毫不留情地将自家那位“卖”给了杰克。
“哼……裘克你完了。”杰克冷笑一声后迅速开启了下一局的游戏。
他终于在餐桌上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空军小姐――她那一身象牙白色的军装和他简直绝配。
在这场游戏中,杰克简直发挥出了百分之两百的热情,他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和他的空军小姐相处。
而空军小姐也是乐此不疲地救人,就仗着杰克对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穿着她那白的发亮的军装在杰克的眼皮子底下到处乱跑。
杰克倒也纵着她救人――反正能抓到第一次也能抓到第二次,只要能让空军小姐开心就好。
看在自己要告白的份上,杰克好心地只放了两个人上椅子,留下一个解电机开大门然后转悠悠地找空军小姐去了。
“玛尔塔小姐……明知道自己白色的衣服那么显眼还故意在我面前晃悠……”五分钟后,杰克将正在逃窜的空军小姐抱了个满怀,“是故意的么?”“才不是!”话音刚落就遭到了强烈的抵抗,“只是在给队友拖延时间!”如此牵强的理由怕不是傻子才会信哦,玛尔塔简直想要打个地洞钻下去了。打情骂俏(雾)间,杰克将玛尔塔带到了教堂的红毯中央。
“……怎么来这里?”冥冥中似是有了预感,玛尔塔的语气有一丝丝的紧张。
杰克将玛尔塔放下之后单膝跪地:“这位美丽的小姐,可否……与在下共度余生?”他从左胸处抽出一枝新鲜的玫瑰,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上面还挂着几滴露珠。
“告白的话……还是露出脸来比较有诚意吧?”半响之后,玛尔塔在杰克已经开始不抱希望的时候开了口并伸手取下了他的面具――那张英俊的脸上挂着一丝僵硬的微笑和那双有些死寂的眼睛令玛尔塔有一些微微的歉疚,“不过,因为是杰克先生,我怎样都会喜欢的。”她接过杰克手里的玫瑰,将其别在自己的左胸口处。
“……你接受了?”杰克还以为他的空军小姐是绝对不会接受一个监管者的爱的,在她沉默的时候,他全身的血液都变得冰凉起来。
玛尔塔第一次主动抱住了那个她心悦已久的监管者:“是,我接受了。”
玛尔塔的下巴被杰克轻柔的抬起,那双薄而锋利的嘴唇贴上了她的,小心翼翼地描摹着她的唇形,她搂住了他的脖颈,任他索取。
待到两人分开时,玛尔塔的颊上浮起缺氧的薄红,气息不匀地微喘着。
杰克情难自禁地在她的脸上留下一连串的轻吻,像是在对待最珍贵的宝物:“今晚的月色真美,像你一样。”
就算阵营相反又怎么样?现在她是他的了,是他的女孩。
被他的亲昵蹭得痒痒的玛尔塔笑着向后退去,却又被杰克一把揽了回去:“真是个擅长花言巧语的男人。”她轻笑着回搂住杰克,“不过……我已死而无憾*。”

END.
*1:一篇德哈文《父债子还》里德拉科说过的话
*2:日本文学大家兼翻译家二叶亭四迷,在翻译一部俄国小说时,根据上下文将“我爱你”翻译成,我死而无憾。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私设巨多#
#监管者杰克×监管者玛尔塔#
#私设玛尔塔是最后赢家,然后为了杰克成为监管者#
#玛尔塔左手刀右手枪#
#大门开启后手枪的安全栓才会打开#

庄园里最近来了一位新的监管者――她带着瘟疫医生般的面具,一头棕色的卷毛潇洒地披在身后,妖娆的身段让不少逃生者羡慕不已。
她是玛尔塔。
左手刀右手枪的杀手。
大家沉迷她的美色的同时又深深忌惮着当大门打开时她那令人绝望的精准枪法。
“啧啧啧,玛尔塔小姐今天又杀三放一了?”玛尔塔优雅地翘着二郎腿,轻弹她那薄如蝉翼的锋利刀尖,而杰克则是慵懒地靠着她所坐着的椅子,保养着自己的指刃。
玛尔塔依旧是那副冷冷清清的样子,完全不符合她妖艳的衣着:“有空与我调侃,杰克先生还不如去多参加几局游戏。”“您的冷淡可真是伤透了我的心呐。”杰克倒是一改自己优雅冷漠的人设,一直在对玛尔塔喋喋不休,“没有了你的游戏可算是失了乐趣呢。”
“哼,花言巧语。”玛尔塔冷哼一声,似是不悦与杰克提起了她所不愿想起的陈年旧事一般别过脸去。
要是你的耳朵没红还是有说服力的新人小姐。
路过的瓦尔莱塔好巧不巧看见了玛尔塔露出的微红的耳尖,觉得自己明明是只可爱的小蜘蛛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伤害。
心疼地抱住胖胖的自己。

庄园的每一个人都知道,监管者玛尔塔和监管者杰克是一对儿的事实。
所以再怎么皮也不敢皮到玛尔塔的身上去,虽然这位穿着细高跟的女王大人他们也不敢溜就是了。
可偏偏有人是不怕死的。
“我说克利切先生呐,您怎么就这么作呢。”身为医者的艾米莉面无表情地用力将绷带扎紧,丝毫不顾克利切的哀叫:“疼疼疼!我怎么知道杰克的占有欲那么重嘛……”他不过就是趁着晃了晃玛尔塔的眼睛的时间摸了她的腿一把嘛……然后就被这对狗男女联合追杀了,“艾米莉你别!下手轻点儿!”
艾米莉勾起一个嘲讽的微笑:“呵,疼死你算了,活该。”
律师你怎么不管管你的老婆?!
克利切感到了社会对他深深的恶意,但一想到艾玛那可爱的小脸蛋儿瞬间身心都被治愈了有木有?

尽管吧,被看看也不会少块肉。
但是杰克就是很不爽啊。
我老婆凭什么给你们看啊?!
不过他完全忘了这衣服是他老婆自己选的……

“玛尔塔小姐,淑女可不应该穿得这么暴露哟?”

今天的杰克也在试图纠正玛尔塔自从当上监管者就变得狂野的穿衣风格。

“别管那么多。”

玛尔塔只淡淡地回了他一句,杰克就闭嘴不敢说话了。
废话,惹怒了老婆大人,晚上还想不想上床睡觉了?
说实话,平时的玛尔塔还是很好讲的,但是涉及到穿衣风格这种东西上――她是完全不听的。
难道……
“玛尔塔小姐难道有其他心仪的人选了吗?”
杰克咬着手绢嘤嘤嘤。
“咔哒”一声清脆的上膛声让杰克立马立正站好,玛尔塔的声音有些阴测测的:“如果你再胡思乱想,我不介意让这个游戏屠夫减一。”
“玛尔塔小姐完全没有以前那么好逗了……”杰克心里苦,想当年那只小野猫已经变成了一只慵懒的美洲豹了QAQ
虽然也美得惊心动魄但是还是有点小遗憾呢。
“怎么,你喜欢以前的我?”面具下的棕色眸子微微眯了起来,玛尔塔靠上杰克瘦长的身躯。
软玉温香在怀的感觉不要太美好!
哦上帝!感谢美洲豹!
杰克搂着难得撒娇一回的玛尔塔内心激动得泪流满面。
小丑在一旁默默感叹幸好海伦娜看不见。

玛尔塔小姐是典型的佛系屠夫。
因为她几乎每次都会杀三放一。
甚至还会带着你去修电机开大门。
等逃生者出去之后,她会静静地看着大门之外的景色,直到杰克先生从身后轻轻将她的眼睛捂住为止。
“没关系的玛尔塔,你还有我。”
没有人懂得玛尔塔小姐对大门的独特情怀,除了杰克先生。
今天的杰克先生依旧哼着歌,也依旧牵着玛尔塔小姐的手。
“感谢你为我停留。”
“我爱你。”

END.

PS:觉得最后自己莫名文艺了好羞耻QwQ
之后会发个监管者玛尔塔的设定?铅笔稿请不要过度期待QwQ

我吃的cp,说有点雷杰园杰佣会有人打我吗?
因为太多人刷了,也吃不出萌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