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南与橘

【阿尔米纳斯×玛格达】当呼吸化为空气

#在这个凌晨得不能再凌晨的时刻,发刀手又来了#

#听说熬夜会猝死#

#感觉我的感情戏是硬伤#

#虽然替身梗很虐,但我还是要坚强#

#我怎么吃的都是些没好结局的cp#


01.

阿尔米纳斯的确是一直无法忘怀自己的亡妻没错。


就连看向那位少女的目光也带着浓浓的怀恋。


“阿尔,逝者已逝……你……”


白星的声音忽然拉近却又被风吹远。


“我知道,但这次有些不一样……”


他或许会走出来,也许不会。


02.

人类与精灵的寿命相比,就如同湖泊和海洋――但他们是如此的温暖而又迷人。


阿尔米纳斯的身体有些僵硬,少女微暖的体温和如同猫儿一般的呼吸令他有些不适――这像极了某个午后。


岁岁年年人不同。


毕竟是上了年纪,回忆的事情也会变多呢。


“唔……阿尔米纳斯先生?”


少女揉着眼睛打着哈欠直起身,却在他看向她的时候别开了脸――似乎很在意是否在他的衣服上留下水渍。


“没问题哦,亚……玛格达小姐,既然醒来了就走吧。”


差点说窜了名的阿尔米纳斯有些尴尬,少女的湛蓝眸子像一面镜子清晰地倒映着那活在三十年前的自己。


毫无长进呢。


03.

或许凡赛尔的雏鹰也曾考虑过这样的事――阿尔米纳斯先生是以怎样的心情送别他的亡妻的呢?


会拉着她的手凝视着她苍老的容颜并将其烙印在脑海里吗?


还是将那座房子永远定格在了她离开的那个瞬间呢?


爱真的可以令人许诺下永不改变的诺言吗?


看着我的你,在看着谁呢。


“阿尔米纳斯先生,舞池里真的很热闹呢~”


语毕,他会意地拉起她的手以一种几乎笨拙的姿态滑进了繁华的舞池――毕竟是有三十多年没有跳过舞了。


阿尔米纳斯感到有些感慨,仿佛只是眨眨眼睛三十年就过去了,但她的笑颜还是无法从他的脑海里抹去。


少女的心灵清澈而剔透,她很明白正拥着自己起舞的男性精灵现在正在想些什么。


当最后一个旋转落下帷幕后,少女有礼地鞠躬然后开心得如同撒了欢的野马似的跑了出去――舞会终于结束了。


感受着指尖残留的温度,阿尔米纳斯心里亚妲的影子渐渐与少女分离。


“或许,也不是那么的相像。”


精灵与人类相爱本就荒谬无比,注定会有人伤心――而往往被留下的总会是有着漫长寿命的精灵。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04.

在某个雪夜过后,少女的生机如同被吸走了一般迅速地憔悴起来。


她越来越虚弱,直到最后卧床不起。


“阿尔米纳斯先生,若我离去,你会在今后的漫漫旅途中寻找和我相像的影子吗?”


“……我会的。”


“哈哈,哈……精灵说谎的技术,都这么差劲的吗……”


她一句三咳地笑出了声,眸中似乎有水光潋滟。


“玛格达……你还是躺下为好。”


“人呢,在快要死去的时候都会有一种冥冥之中的预感……”


少女无力地把身体靠向他,如同亲昵的好友一般与他耳语,明明承受着疾病所带来的痛苦却绽开了微笑――就像她曾经容光焕发,游曳与舞池中央那样,自信而又美丽。


“所以,我将永远留在此刻。”


阿尔米纳斯看着怀中的少女如沉睡一般垂下眼睑,掩盖住了那一汪湛蓝色的琥珀。


看着她的呼吸化为空气。


END.


后记:


“我曾说过与亚妲度过的那段时光是我此生最重要的回忆。”


“与你也一样,玛格达。”


【爵鹰】深渊

#假装没有白星小姐姐#

#白星小姐在我床头哄我睡觉不接受反驳#

#让我们开开心心君主立宪叭#

#有点黑化#


在又一次被萨坎子爵发现了自己正在偷听之后他一脸微笑地走过来时,玛格达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她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看着少女像受了惊的猫儿一样浑身奓毛的模样,尤文·萨坎勾起了嘴角:“既然有胆子偷听,那就要有被抓包的觉悟呀,我的小雏鹰。”


“呵呵,呵……贵安呀,萨坎子爵大人。”勉强扯起一抹得体的微笑,少女不断往后退试图躲避这位花花公子的接近。


“你这么怕我还真让我有点伤心。”萨坎子爵将她压至桌边,气势逼人但语气却轻柔得如同正在与情人私语,“可不要看得太久了,雏鹰。”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他从少女身后拎走一杯白兰地后摇晃着杯中的液体走向冈萨洛继续之前的话题。


玛格达·埃伦斯坦的冷汗浸湿了后背。


……


“哦呀,只要你看着我的眼睛说一句‘子爵大人我喜欢你’我就相信你,如何?”


原本只是想逗弄他可爱的雏鹰小姐,但在看到她那左右躲闪的湛蓝色眸子之后他不由得眯起了双眼――真是让人有些在意呢。


在闪烁了几秒之后那双眼睛看向了他,突然对上那双如琉璃一般剔透无暇的双眸后他竟有了片刻的失神。


“那么,我喜欢您哦,萨坎子爵大人。”


玛格达直勾勾地看着他,倒映出他微微有些狼狈的身影,那双眼睛仿佛再说――如何,您满意了吗。


敷衍了事匆匆离去的尤文·萨坎摁住自己的胸口感受到了加速的心跳。

这和剧本里的好像不太一样。

他的剧本里并不可能出现“动心”这一环节。

不过那双眼睛该死的好看,不是吗?


……


“小玛格达,你回到凡瑟尔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有没有哪位幸运的绅士给你留下了深刻印象?”


尤文·萨坎依旧笑得风流倜傥。


“或许有子爵大人您吧。”


玛格达明显有些心不在焉,但耳朵却悄悄竖了起来倾听他的回答。


“哎呀,我可是远近闻名的花花公子哦,对每一个小姐都发自内心的喜欢是一个绅士应该有的风度~”


尽管尤文·萨坎肯定了自己并不会在意,但在看到玛格达变得苍白的脸色时还是觉得有一根细细的银针刺进了心脏。


玛格达静静地看着他,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她心里已经死去――难得的,萨坎子爵有些接不住她的目光。


“那么,真的没有合适的人选吗?”


曾经那双天蓝色的眼睛似乎失去了生气。


“谢谢您的好意,萨坎子爵大人。”


她勉勉强强地挤出一个比哭泣还要难以入目的微笑。


“真的谢谢,但是不用了。”


她提着裙子离开他的视野,留下一声仿佛啜泣的低喃――


“他已经拒绝了。”


……


当起义军占领皇都时,尤文·萨坎似乎早有预感――他很快就被有礼地请到了皇宫并被摘下了贵族的头衔。


“您可有预料到这样的剧情呢,萨坎阁下?”


熟悉的脚步声从幕帘之里响起――玛格达·埃伦斯坦,曾经他并没有放在眼里的小雏鹰现在成为了一国的女皇。


“这可真是令人出乎意料呀,我亲爱的玛格达。”


尤文·萨坎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挑起一双桃花眼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那正向自己走来的,即将加冕的女人。


什么时候,她已经从我的手里飞出去了呢。


尤文有些恍惚,他再也无法从眼前的人儿身上找出一丝一毫的那曾经旋转于舞池,青春靓丽的影子――那些纯真已经被现实从她的身上悉数刮下。


她捏住了他的下巴,迫使他对上她的眼眸。


“阁下,我不是凝视深渊的人……”


曾经那动人的湛蓝色早已不复存在,只剩下了那如同泥沼一般深不见底的暗色海洋。


“我就是深渊。”


END.


是我!我又来了😭

还是没忍住虐子爵啊,奶一口。

对不起,这对想不出糖糖【土下座

求小红心小蓝手1551


【爵鹰】仲夏夜之梦

“那么您能告诉我,正在等着您的那位……是您的一生所爱吗?”

玛格达·埃伦斯坦依旧小心翼翼。

“我保证不会跟委托者泄露半分!”

她蓝色的眼睛里满是好奇,信誓旦旦的样子似乎也值得信任……

尤文·萨坎的眼睛眯了起来。

“……是。”

她的眼睛睁大了,似乎是对一个花花公子突然专情的态度而感到惊诧。

不过她很快恢复了常态,笑意吟吟地拉起裙角与他告别,那对蝴蝶面具也遮盖不住的湛蓝令他的胸口莫名的有些瘙痒。

“那么我先行告退。”

她嘴边的微笑是那样完美,完美得像一副假面。

“要好好对待,白星小姐哦。”

这句话几乎耳语,他那聪明的小雏鹰或许在第一次试探就已经触到了他的秘密。

……

而这之后,少女显而易见地开始躲避他,在舞池中翩翩起舞的对象也不再是他。

“尤文,你的心绪波动了。”

白星撑着脸颊,懒懒地饮缀着杯里的香槟,浅色的眸子中有花朵绽放。

“在想玛格达吗。”

“不,没有……”

尤文·萨坎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正在与自己叔叔相谈甚欢的少女后很快转过头来。

“有小白星你在侧我怎么可能会想着其他女人呢?”

这段于仲夏夜绽放的幻梦或许到这里就得结束了不是吗,我的小雏鹰。

或许我也曾沉溺于你湛蓝色的眸子和浅色的发丝。

这会是一段永生难忘的记忆,玛格达。

END.

10分钟短打,致这个我无法得到的男人。

我之前还以为能攻略来着。。。

不娶何撩啊子爵大人

但我还是要吃(倔强)

【佣空】花吐症

这已经是第五天了。


奈布·萨贝达盯着从自己气管中因呛咳而向上涌出的那带着血丝和芬芳的花瓣陷入沉思。


在被艾米莉·黛儿诊断出花吐症之后他被告知自己所剩的寿命只有七天了,或许更短。而他必须要得到心上人的一个吻,这个吻能将笼罩在他身上那死亡的阴影驱散,若是失败了,在那被神抛弃的第七天他将会迎接死神的怀抱。


在艾米莉看来,去向玛尔塔·贝坦菲尔索要一个吻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她甚至都不会询问你这样做的原因。


可问题是――这个吻必须包含爱意。


真是个困难的课题呀。


“不可能,做不到的。”

奈布可以毫不犹豫地面对监管者那锋利的刀刃,却无法面对那双正直而又清澈的双眸。

“她的眼里没有我,也不会有任何人。”

“她应该一往无前地走下去,我不能也不想让她停留在这个永无宁日的庄园。”


哦,真是保守的恋爱主义啊萨贝达先生。


“那么,您是打算静静拥抱死亡了?”

艾米莉撑着脸颊笑得有些不怀好意。

“好心提醒你,在本人身边的话……病情会得到发酵唷。”

“那么武运昌隆,萨贝达。”


……

原来那个庸医说的是这个。


奈布不住的咳嗽吸引了玛尔塔的注意――天知道他的咳嗽声给那狡猾奸诈监管者暴露了多少次方位。


“萨贝达,你没事?”

玛尔塔握紧了手中的枪管与奈布私语强烈的心跳警示着那该死的杀手就在附近。


“咳咳!我没事,我去引开监管者,你去救人!”

奈布捂住嘴掩抑了因喉咙发痒而带来的呛咳与花瓣,把玛尔塔往边上一推就迅速地翻窗爆点。


“你……算了,多加小心。”

玛尔塔放下阻拦他的手,在看到窗户地下的几片花瓣后有些疑惑。

“萨贝达随身带着花……?”


在大门发出嗡鸣声之后,奈布·萨贝达可以说是很狼狈地跌跌撞撞地向大门的方向跑去。

在将要被红了眼的杀手打中之时,一声枪响令他有了片刻的迟缓――贝坦菲尔小姐用信号枪击中了杀手并跟在了他的身后。


“快跑!萨贝达!”


那尖锐的利刃划破了她的脊背,而他也被大力推向了门外。


『逃脱成功』


奈布看着被他包在帕子里的花瓣,大片的鲜血染红了洁白的纹路,将原本纯洁无暇的白百合变得妖冶。

他的内心复杂,将手中的花瓣揉成碎片,喉咙深处的瘙痒令他快要发狂。


只剩下一天了。


……

“萨贝达,你不觉得自己最近有些奇怪吗。”

玛尔塔在小花园拦住了正在散步的佣兵,身上自带的肥皂清香令他呼吸一窒。

“脸色那么苍白,还不停咳嗽……去黛儿那里看过了吗?”


她的眼睛里是满满的关怀,再无其他的杂念。


不,不能玷污她,也不能让她止步不前,这是约定好的……奈布·萨贝达。

“无妨,倒是你……今天有比赛吧,还不去准备?”

咽下一口满是血腥味的唾沫,他强压下想要呕吐的欲望。

那朵花就像毒,深深地扎在了他的身体里,稍有触碰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好吧,注意身体。”

玛尔塔担忧地看了他一眼,向古堡走去。


『是的,就是这样,一路向前吧,我高洁的百合花。』

雇佣兵的鲜血染红了花园的草地。


『愿你能在空中翱翔,正如你所期望的那样。』

粉嫩的百合花汲取了爱的血肉后肆意生长。


『若能在你的眼里留下一个微不足道的影子,奈布·萨贝达的一生 便已圆满。』

是他对那放在心尖上的人儿最后的告别。


END.


@西洲 的佣空QAQ

给热圈写文小写手瑟瑟发抖ing……

第一篇佣空请多多指教XD


【标题】扒一扒游戏区青莲剑仙和腹黑魔女小蔡蔡的JQ

1L『楼主』青菜好吃

我怀疑……蔡蔡是不是在和青莲交往啊,虽然蔡蔡还不到20W粉的露脸时刻,但是总觉得她和青莲很熟的样子,而且在她跟别人的时候青莲还会闹小脾气……


2L

默默吃瓜


3L

火钳刘明!


4L

卧槽有人和我想法一样!找到同好了!


5L

有点牵强吧……青莲说过自己有女朋友了,而且这种反应说是好朋友也是可以的啊……


6L

是这样吗?没感觉啊@青菜应援团 大佬来分析分析~


7L[回复]5L 你怎么不说同居的女朋友就是蔡蔡呢[doge]

楼主[回复]5L 说的也是……


8L 青菜应援团

什么?!终于有人注意到这对CP了嘛1551

9L[回复]8L 作为新入团的辅助小可爱当然可以和所有人配对啦~

楼主[回复]8L 请显微镜女孩们开始表演。


10L

总感觉这瓜有点精彩,坐等。


11L

蔡蔡这么可爱难道不能和小元芳配吗[大哭]


12L

胡说!跟大叔才好!


13L

青莲那么油嘴滑舌有什么好的!

14L[回复]13L 青莲大大那么帅,声音又苏!除了满嘴跑火车哪里不好?!

13L[回复]14L 就是这里不好啊!

13L[回复]14L 还是孟德大叔好~

14L[回复]13L 噫!


15L

8L去了好久……难道这瓜会很美味[doge]


16L

LS忘了去年的CP大戏,青莲的CP瓜又大又甜又好吃了吗[doge]


17L

我觉得这圈里的模范情侣有点多肿么破……

18L[回复]17L 普通吧……不就乔瑜,备香,吕婵,策乔和猴露吗……说不定还有凯约XD

19L[回复]18L 你忘了项虞!PS凯约好吃


20L

想想吕婵就心塞……


21L

LS+1,婵儿明明喜欢布布却又和子龙瞎混,也是很窒息的操作了。


22L

歪楼了喂!各位小可爱没发现LZ和8L都消失很久了吗


23L『楼主』青菜好吃

啊抱歉,双开青菜二人的直播来着,蔡蔡太可爱了[鼻血]

刚刚青莲同志邪魅狷狂地一挑嘴角对蔡蔡说“怎么样,跟得上吧?”然后蔡蔡果断跟别人去了弄得青莲连哄带拽2333333太可爱了吧!


24L

听你这么一说……有点好吃。


25L

脑补出了一部浪荡剑客×任劳任怨小辅助的一出大戏233333


26L

LS住手!蔡蔡不是这样的人设!人家是腹黑小魔女[doge]


27L 青菜应援团

呼,大家我回来了,手速慢码字有点久。


28L

哦!大佬终于回来了!


29L

吃瓜吃瓜!


30L 信莲大旗永不倒

这栋楼层数不多,信息量倒是挺大……


31L

LS这又是何苦……


32L

LSS是ky嘛?xswl


33L 信莲大旗永不倒

NONONO,其实我是个杂食[doge],我是来吃瓜的。


34L 青菜应援团

大家都知道,青莲曾经自曝有一个正在同居的可爱女友,一时间伤了多少女友粉的心……咳咳并承诺在50W粉的时候“牵出来溜溜”,而现在他离50W大关越来越近……

跑题了,记不记得有一次直播的时候蔡蔡在休息时间去拿了一趟零食,在经过黑科技的验证下我们发现――在脚步声远离后,青莲的门外传来的脚步声。对比过后,我们发现这串脚步的步频完全吻合。

还有某天,青莲直播的声音变得很小,他的解释是“女友生病睡着了,我们不要吵她”,而当天蔡蔡是没怎么上播的,中午播了一会儿手里还拿着姜糖水,说是老妈子叫她喝的并抱怨ta很麻烦,怎么看怎么对的上啊有木有!


35L

卧槽!LS是搞刑侦的吧!666!


36L

……细思恐极


37L『楼主』青菜好吃

我静静的等一个20W和50W


38L

姐妹们!关注一波走起!


39L 信莲大旗永不倒

……有点想要改名了。

40L[回复]39L 别啊233333

39L[回复]40L 我去了[允悲]


41L 风之絮语

哇塞,好热闹啊~


42L

LS惊现乔妹儿!!


43L

卧槽!我记得乔妹儿和蔡蔡关系挺好来着……


44L

啊完蛋了!蔡蔡刚刚在直播里说要去刷一下贴吧!


45L

哦豁,难不成正主要出现?


46L

特大好消息,就在刚才蔡蔡的粉达到20W了!


47L

这么迅速?!赶快打开了直播间……


48L 风之絮语

蔡蔡本人超可爱的啦~也有帅气的男朋友哦~


49L 想养羊驼

LS话好多……


50L

呀!正主来了!蔡蔡快开摄像头!


51L 风之絮语

快去给粉丝们20W粉福利吧~[doge]


52L『楼主』青菜好吃

总觉得有一股阴谋的味道……


53L

只有我发现青莲的粉就差1000就到50W了吗……


54L

真的耶!


55L

蔡蔡太可爱了……[升天]


56L

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可爱!prprprpr……


57L

是从哪里下凡的小仙女啊!请务必和我结婚1551


58L 风之絮语

呀,青莲50W粉了唉~

·

·

·

·

·

59L 青菜应援团

卧槽ndeoubfowufbowubdowuhduwbdyw居然实锤了?![青菜同框.JPG]


60L

????????


61L

我靠!惊了呀!


62L『楼主』青菜好吃

你能想象看到蔡蔡一脸苦大仇深地往门外走了之后出现在青莲的摄像头里的时候我是什么表情吗!!!!


63L 想养羊驼

什么表情?

楼主[回复]63L 我炸成了一朵烟花。


64L 风之絮语

哎呀~我还以为你们能瞒得更久一点呢~


65L 想养羊驼

你绝对是在报复我之前拆穿你和周瑜的事!


66L 风之絮语

唉嘿~人家才没有呢~


67L

原来这两人也有瓜……


68L

呜呜呜……我的信莲亡了……


69L 想养羊驼

信莲挺好吃[doge]


70L 青菜大旗永不倒

我改名回来了小的们!呜呜呜这两人靠在一起玩手机也太甜了吧!我泪目了你们呢?


71L

难不成蔡蔡也吃信莲吗[滑稽]


72L 想养羊驼

不吃[冷漠]但是看过同人[doge]


73L

噫!这恶趣味!


74L想养羊驼

[回复]70L 这就甜了?呵。


75L 我媳妇世界第一可爱

行了媳妇儿你也别开嘲讽了[笑哭]

这瓜实锤了这贴也可以封了吧[doge]


76L『楼主』青菜好吃

哦NO!青莲大人求放过……


     ―――――――此贴已被封禁―――――――


“你以为这事儿就这么完了?”

“????”

“以后你要是再满场飞……后果你懂的。”

“……媳妇儿我错了QAQ”

“哼,这还差不多。”


END.


@南北砂糖 小天使的白蔡直播梗。。。写的不好请谅解1551


55fo想点文复健了(这个人产出极其缓慢x)

会不会没人点啊,我吃的都是什么爆好吃的冷cp😭😭😭

没人点就当开个玩笑好了(●°u°●)​ 」

cp限定:

第五人格:杰空/佣空/裘盲/社园/律医【雷杰园杰佣sorry】

王者荣耀:all蔡文姬主白蔡(为什么呢,我不是变态啊……策乔也可以!大乔真好看,兰乔也吃x

占tag歉

【杰空】伪装者

发了几遍文字版都显示失败,我又没开车,气死我了1551

食用愉快啦~

.
.
.
.
.
我流裘盲,慎入

PS:驯兽师的形象借了一下微博第五设计师里驯兽师的外形

【杰空】黑天鹅

#超·短打#
#太久不复健了有点心虚#
#杰空好少人啊1551#
#谁来给我粮吃#

“说起来,最近总是有一个带着玫瑰花的年轻帅小伙来找玛尔塔呢。”

这是,最初的声音。

“哦呀,可真是俊俏,难道是在追求玛尔塔吗?”

久而久之,此类的言论不绝如缕。

玛尔塔·贝坦菲尔身着雪白纱裙,脚踏纯白色的芭蕾舞鞋在台上踮起了脚尖。

“那位先生可真痴情,我可没见过他给除了玛尔塔以外的姑娘献过花。”
“哎呀哎呀,有些嫉妒呢……说笑的。”

玛尔塔不为所动,依旧仰起下巴,像一位高傲的女王。

她不停旋转的身姿留在了每个人的心里。

直到那一天――她再也无法跳舞了。

那是,刺骨的嫉妒与恶意交织在一起的小小意外。

“哎――那位先生怎么还是只看着那只堕落的白天鹅啊。”
“明明已经折断了她的羽翼,为什么还会眷顾她呢?”
“不明白啊……”

玛尔塔的膝盖被重伤,床头柜上每天都会有一枝新鲜的玫瑰。

她终于回应了那位先生的心意。

“我的玛尔塔……你可知,黑色才与你最为相配?”

她的绅士犯下种种罪行,终于将这只纯白无暇的天鹅染上漆黑。

THE FATE OF LOVE

冷面大副×海盗枪手
#尽管难产了我依旧坚强地码完了#
#快夸我!!#
#老早就想着这个配对了#
#啊啊啊啊啊表达不出他们的好#
#感情戏是渣渣,就随便看看吧#

尽管不屑于那位船长沉溺于无聊情爱的行为,但大副先生显然意识到了自己对那个耍着枪的女人不是一般的在意。

“你又在看着天空了,玛尔塔。”那是从巫医口中吐露出的,她的名字。“这是多么好看的蓝色呀。”正在擦试着枪支的女人抬头,眸子染上天空的蓝色。

而她们的大副先生正隐蔽了身躯就站在她们身边。

玛尔塔呼出一口浊气:“这在海上漂泊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或许得等到船长大人找到宝藏才行了呢。”艾米莉将自己心爱的针管擦拭得闪闪发亮,“只是不知道那些宝藏有何等的价值?”

“怎样都行,因为里奥承诺给我一辆飞机我才来的。”玛尔塔无所谓地耸耸肩,“希望他不会食言。”她的眸中一闪而过的杀意让杰克不禁感叹:或许这就是心动的感觉?

然而所有的宝藏都是要献给那位珊瑚夫人的,还是别提醒她们好了。

杰克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后离开,殊不知一双微眯深灰色的眼睛正似有似无地看向他离开的方向。

“……今晚似乎有个宴会吗。”兀地,玛尔塔开口,“里奥还邀请了普通人上船?究竟有何目的?”“谁知道呢。”艾米莉坏心眼地向玛尔塔挑了挑眉,“怎样,听说船上最英俊的副船长也会去噢?”玛尔塔撇了她一眼后离开:“无聊的女人。”

哎呀呀,真是失礼呢。艾米莉撑着脸,看向正在甲板上观测的莱利,转念一想:难不成……还会害羞?算了吧,这两个人都是爱情缺稀物种。

……

“……我为什么要穿成这样。”晚上的玛尔塔褪下海盗的服饰,换上了一件不知名地点寄来的白色小礼服,“是什么驱使我穿上了它???”不太情愿,但也没有时间了。

“哇哦我们美丽的枪手小姐~”克利切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赞叹着她的美丽,“今天怎么如此精致?”“呵,别说了。”虽然穿着小礼服,但是贝坦菲尔小姐的举止也并不淑女,“不知道是谁给我寄的,偏偏我还一个好奇把它穿了。”

话虽如此,她也并没有错过当她进入大厅时那一瞬间投过来的灼热目光。

贝坦菲尔小姐的一举一动简直就像一个顶尖的淑女,前提是她不开口的话。

“来的真慢,大副先生。”正在夹取自助饭菜的贝坦菲尔小姐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身上的风流味道暴露了你哟。”“嗯哼,真是位敏感的小姐。”杰克散去雾气露出纤长的身形,尽管有面具遮挡,这也并不影响他的绅士风度。

玛尔塔微眯了双眼,今天的蓝色礼服和他真是相配呢……

“在甲板上的,也是您吧。”她放下餐盘伸出右手,“这套蓝色礼服,莫非也是您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在那儿的?”杰克了然地伸出左手握住贝坦菲尔小姐的右手:“太过聪明可不会找男人喜欢哦,枪手小姐。”

他们步入舞池。

杰克身上浓郁的玫瑰香似乎将玛尔塔带入了迷幻的世界,在那里,所有的一切都是粉红色的。

可惜,一触即破。

“老实说吧,大副先生对我有什么目的?”不过片刻,玛尔塔便恢复了清明,“我可不相信您会对我一个枪手感兴趣。”一曲终了,玛尔塔的手摸上了自己银色的枪管。

杰克依旧游刃有余:“为什么不呢?”“为什么是我……趴下!”玛尔塔的疑问刚刚吐出,一股杀气就从舞池中心泄露,仅仅是短暂的一瞬间,但这足够让玛尔塔·贝坦菲尔拔出枪并且精确地对其射击了。

混乱爆发,但也没持续多久,因为玛尔塔已经将那个试图刺杀船长的男人射杀。

“为什么是您……您有答案了吗。”杰克握住她的肩膀,“介意和我再跳一曲吗,女士?”“我的舞技很差。”玛尔塔将烟吹熄,“您确定?”“确定,以及肯定。”“……哼。”玛尔塔将就地将手放进杰克的手里,在旁人看不见的地方红了耳朵。

贝坦菲尔小姐,或许在很久以前,您的枪就已经击中了我的心脏。

趴在二楼栏杆处的艾米莉看到这一幕咂了咂嘴:“啧啧,看来这大副撩起人来也是有一套的嘛。”

似乎看到了在舞池里呼唤她的莱利,她迈着轻快的小碎步走向他。

舞池中央的克利切笨手笨脚地带领着艾玛,脸红的不行。
请来的奇怪歌手在带领着一个似乎看不见的客人,被踩到脚的时候那敢怒而不敢言的气息隔着面具散发出来。

或许爱情就是这样,悄无声息地蔓延。

I Love You
我爱你

Not Because Of Who You Are
不是因为你是怎样的人

But Because Of Who I Am When I Am With You.
而是因为我喜欢与你在一起时的感觉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