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矞

我肯定是过了假的愚人节

cp亮姬,这就是个邪教
超~极短
嗯,就是很短啊十分钟不到写出来的望不嫌弃。

“孔明,我喜欢你哦。”

“在下知道。”

诸葛孔明揉了揉蔡文姬的小脑袋,眸中几乎可以溢出来的宠溺让小女孩红了脸。

“……笨蛋,今天愚人节啦!”

有些羞恼地锤了男人一把,她别过头去。

“可是在下喜欢文姬。”

他将她小小的手整个包在自己的掌心之中,满意地感受到逐渐升高的体温。

“孔明,你知道你在无意识撩人吗。”

“什么?”

“……我讨厌你。”

“这是愚人节玩笑???”

“科科,零点已过。”

于是诸葛孔明再一次觉得自己有一个假女朋友。

而蔡文姬也觉得自己的男朋友肯定是假的。

诸葛亮×蔡文姬

#ooc是我的#
#这对真好吃#

当诸葛孔明推开最后一道门的时候,他只看到了一个抱着布娃娃的,睡得正香甜的小女孩。
“这……”他有些哑然,随即摇了摇女孩纤细的身体,“女孩,醒醒。”
小女孩头上的铃铛随着他的摇晃发出悦耳的声响,她皱了皱眉头,睁开了水汪汪的大眼睛,诸葛孔明仿佛看见有蓝绿色的光芒溢出。
“你是谁……?”她揉了揉眼睛,打了一个哈欠,看清眼前的陌生人后搂紧了怀中的布偶,蓝绿色的眸子中是满满的警惕。
诸葛孔明打心里觉得这孩子可爱得紧,于是他单膝跪地与女孩平视:“我只是想问问,能让我在这间房间里待一会儿么?”他的声音十分轻柔,然而脸上的表情仍旧是冰冷的笑,“其他的房间都满人了。”
“唔……好吧。”女孩盯了他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眼睛眯了起来,像一只慵懒的猫咪,“你可不要呆太久哦。”
诸葛孔明颔首表示明白,然后抱着手臂开始浅眠。
女孩看着他,眼底有一丝丝不可捉摸的神色。
“诸葛孔明……那个杀了爸爸的男人。”她抱着自己的膝盖,白兔布偶放在了身边,她看着男人好看的脸,想起了义父所说过的话,“但是……好像有些不一样。”
她感受着剧烈鼓动的心跳,闭上了眼睛。
然而当她发出有规律的呼吸声的时候,诸葛孔明睁开了他的眼睛。
“这个女孩总有些熟悉。”他摸着下巴打量着这个仿佛一碰就碎的,陶瓷娃娃一般的小女孩,“她身上有……谁的影子?”
他的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他没有抓住。
……
“这位大叔,醒醒。”女孩面无表情地推醒了诸葛孔明,“终点站到了。”
诸葛孔明迷茫地眨了眨眼而后马上清醒过来:“喔,那我就走了。”他拎起自己少的可怜的行李拉开了房门,“你……不走吗?”
“我是……无法离开这里的。”女孩抱着她的布偶,站在逆光的方向,表情晦涩不明。
孔明只当她的亲属是列车上的人,所以并没有在意她喑哑的声调:“那我走了,一个人小心点。”
随后,他关上了门。
“啊啊,又只剩下文姬一个了……呢。”
女孩笑笑,搂紧了布偶。
……
时间一晃而过,那个小女孩的样貌一直在孔明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她的五官,发色和那个巨大的头饰都让他觉得该死的熟悉。
他想要再次见到那个孩子。
这个荒诞的想法被竹马竹马的刘玄德知道了之后他被狠狠地嘲笑了一番:“哈哈哈孔明你居然是个萝莉控!”然后神经兮兮地凑在他耳边,“最低三年最高死刑哦。”
“香香。”当他唤起那个女子的名字的时候,刘玄德的躯体明显地僵住,“教育他一下吧,拜托了。”身后手骨发出的渗人声音让刘玄德恨不得快点跑开:“媳妇儿求放过啊啊啊――”“晚了。”孙尚香扯着他的后衣领离开了房间。
叹了一口气,诸葛孔明的脑海之中猛地划过一道光亮。
他开始翻找十年前的那个案子。
“找到了。”他面无表情地拿出一本厚厚的案例本,“蔡邕先生的谋杀案。”他翻到中间部分,一个笑得灿烂的女孩映入眼帘,“原来是你……文姬。”
他仍然记得十年前搂着他的手臂说要成为他的新娘的女孩。
因为他的无能,被那个杀了蔡邕的黑、道掳走的,他的女孩。
“那么为什么……她还是儿时的模样?”
疑惑的种子深埋心底。
……
他拜托了周公瑾寻找女孩的线索。
当周公瑾嘲笑他是个恋童癖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怼了回去:“彼此彼此。”他瞟了一眼正在周公瑾大腿上酣睡的丸子头女生。
“好吧好吧,蔡文姬是吧,帮你就是了。”周公瑾双手做投降姿势,然后认真地拿起iPad搜索起来,“不对啊,没有叫这个名字的人。”他皱起了眉头。
诸葛孔明也一样,他揉了揉太阳穴:“那么……蔡琰如何。”“我看看……”周公瑾的双手飞快地在平板电脑上按动着,让孔明深深怀疑他到底单身了几年,“啊有了,在荣耀医院……植物人?”
诸葛孔明面瘫的面具有崩塌的前兆。
“因为黑帮火拼,被子弹击中……能保住命已经不错了。”周公瑾仔细地看着资料,“她的义父也是够狠啊,推一个小女孩去挡枪子儿。”他摸着乔婉的头发,对方无意识发出的满足的呼噜声大大地愉悦了他。
“曹孟德……”诸葛孔明捏紧了拳头,这个男人,不可原谅。
“放松点儿吧,他已经被捕了,死缓呢。”周公瑾对着孔明匆匆离去的背影笑道。
……
“文姬……”
看着蔡文姬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除了心电表仍有规律的跳动以外她就像一个毫无生气的死者。
“你什么时候才愿意回来呢?”
他抚上她因为营养缺失而干枯毫无光泽的绿色长发。
待诸葛孔明踏上归途的列车的时候,绿头发的女孩鬼魅一般地出现在他的眼前:“你的身上……有熟悉的气息。”她蓝绿色的眸中倒映着他。
“因为我……去和未来妻子见了面。”他眼中有浓重的宠溺和淡淡的温柔,“她很可爱。”
女孩沉默了一会儿,轻轻揪住自己胸口处的衣服:“这样啊。”然后她撇开头想要离开,“恭喜你。”
“你什么时候才会和我回去?”看见她的动作,诸葛孔明有些激动,一把拉住她的手腕。
“回去……”女孩垂下头,“回哪里去?”她的语气没有波澜,“我……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诸葛孔明有些强势地搂住她,语气中有说不出的心疼:“那就呆在我身边。”“你……”女孩愣住,大眼睛中酝酿起雾气,这感觉太过熟悉,“你不是害死了我爸爸……?”这又算什么啊。
“是曹孟德。”他的声音闷闷的,“杀了蔡邕先生的,是曹孟德。”
蔡文姬不挣扎,只是沉默:“我如何相信你?”“等你和我回去,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好。”语毕,女孩小小的身体开始化为泡影。
“……终于。”诸葛孔明长叹一声,握紧了拳头。
……
“诸葛孔明!你已经好久没有陪我了!”
阳光正好的大街上,一对情侣正在打打闹闹,女孩娇嗔着,大大的眸中满是薄怒。而男人面无表情地揉了揉她的头,要不是他眼底淡淡的爱意和宠溺估计不少人会认为他们是兄妹来的。“今天不是陪你出来了?”“所以你还是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我,很高兴。”男人的嘴角弯起了一抹微笑。
然后女孩就脸红着别过脸去,一边嘟哝:“啧,该死的好看的皮囊。”“但是你还是喜欢不是么?”男人搂过她在她的发上烙下一吻,“文姬。”
“……是啦是啦!”女孩自暴自弃地用粉嫩的拳头用力锤了男人的胸口几下,然后转着小脑袋往他怀里蹭,后者只是宠溺地亲亲她的额头,任她胡作非为。
然而路边的行人已经带好了墨镜。
啊,这对狗男女真烦人。

END.

李白×蔡文姬

“李白哥哥,今天也一起吗?”有着金色卷发的女孩挽着李太白的手臂撒娇。
李太白抚了抚她卷翘的头发,语气带着淡淡的宠溺:“小妲己想去哪里都可以哦。”
妲己开心地摇晃着他的胳膊,但若是她能抬头看一眼,就会发现这个男人的眼睛是如此的深邃,笑意完全没有到达眼底。
“这次是妲己啊……”路边,坐在一辆劳斯莱斯上的秦越人看着那两个看似甜甜蜜蜜依偎在一起的人儿,手指不自觉地敲着脑袋,“明明知道她那么小心眼……真是作死。”
……
然而隔天,当秦越人看到李太白身边又换了一个不同风格的女子时,他有点生气了,虽然他知道,自从她与他分开之后,李太白就一直是这种德行。
“你还真是花心啊。”
当李白路过那辆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跑车时,一个仿佛能够冻死人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
“呵,这就不劳费心了。”
他撇过头去嘲讽一笑,带着身边的绿发美女离开。
我怎么会不知道她是个小心眼呢,但我就是要等她来找我啊。
李白执起身边女子蓝绿色的发丝放在嘴边烙下轻吻,满意地看着女子满脸红晕。
“昭君,我明天不能和你一起了。”

“唉?为什么?”

“我女朋友找我了。”

“嗳……那个不识趣的女人不见也好吧。”

“只有明天一天,好吗?”

“……好吧,那么后天再见~”
身后的女子不满地嘟起红如樱桃的小嘴,可惜李太白并没有转身。
他的表情变得十分可怖,寒意直逼眼底,平日总是挑着的嘴角也垂了下来。
总是要我去找你……你还真是,不识趣呢。
……
“嚯,终于想要改邪归正了?”
秦越人看着身着黑西装仿佛要去赴宴的乖乖坐在副驾的李太白如此打趣道。
“呵。”
他没有嘲讽回去,只是攥紧了手中的花束。
他一点,都不想看到她。
窗外的雨点滴滴答答地落下,在窗户上留下弯弯曲曲的水痕,像是谁的泪水。
一栋小别墅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内。
“想好要说什么了吗?”
秦越人打破了他们之间的沉默。
“没。”
“每次她交待你做的事,你真是永远做不好呢。”
“……”
“不想她吗。”
“……我不想和你吵架。”
李太白生硬地打断秦越人的话语。
“只有这件事情太过分,我不会做的。”
“……呵。”
秦越人发出一声嘲笑,继续循着熟悉的路径将跑车开向目的地。
李太白看向窗外,雨越下越大,模糊了他的脸庞。
……
他们打着伞沿着小路走向一个小山坡上的花房,那里面有着无数华美的花冠和裙装。
“啊,曹孟德已经来过了。”
李太白面无表情,他才不会说他的礼物似乎太过简陋。
“放心,她最喜欢的肯定是你的礼物。”
秦越人忍不住轻笑出声,李太白纠结的表情可是好久未见。
“我才,不在乎。”
李太白有些恼怒地开口。
“我最讨厌她了。”
“……别再任性了,李白。”
秦越人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你明明知道的。”
随后他将一个精美的小手饰放下,转身离开。
“我在车上等你。”
“……”
李太白手中的花束已经被蹂躏得不成样子。
“我来见你了。”
他抬手覆上冰凉的石碑,描摹着上面娟秀的字体。
“你给我的任务实在太过困难,我真的……做不到。”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哽咽。
巧笑嫣兮的绿发女孩出现在他的回忆里,她的一颦一笑都是那样的能够牵扯他的心。
她欢笑的样子。
她嗔怒的样子。
她伤心的样子。
她撒娇的样子。
她……死去的样子。
全部都埋藏在他心底的最深处。
他仍记得她最后的愿望。
“李白哥哥……你一定,要幸福。”
那时她的手已经干枯得不成样子,带着颤抖抚上他的脸。
他握住她略微冰凉的手不肯放开,死死咬着嘴唇,他慌乱地开口试图挽留。
“别离开我。”
她的眼角泌出泪水。
“不要忘记我啊,李白哥哥。”
一抹大大的微笑在她的唇边绽开,因病痛而扭曲的俏脸在李太白眼中依旧是最为美丽的风景。
“我不会忘的……绝对。”
她眸中的光芒渐渐黯淡,手也无力地垂下。
“文姬……文姬……别离开我……求求你……”
李太白的声音带着哭腔。
回答他的只有冰冷的机器的声音。
“嘀――”
……
“找新欢什么的,饶了我吧。”李太白在石碑上烙下轻吻,“我拒绝这个任务,抱歉。”
他推开花房的玻璃门,天空已经渐渐放晴。
“生气的话,就亲自来找我吧。”他勾起一抹苦涩的微笑,带上了门。

诸葛亮×蔡文姬

传记里好像孔明是蔡文姬认为的杀父仇人来着~
于是就开了一个脑洞QwQ
文笔渣求轻拍QAQ

“听说亮亮交了一个可爱的护士女朋友,咱们今天就去探探虚实。”刘玄德悄悄地扒在诸葛孔明所住的那一层的某个拐角处和自己的女朋友孙尚香小声地咬着耳朵。
“啧,刘玄德你自己好奇心旺盛就算了还要拉上我。”孙尚香的眼神里有毫不掩饰的嫌弃,“小心诸葛知道怼死你。”“不会的,亮亮才没有那么小心眼呢。”刘玄德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作为保证,“保险起见我们先去护士站看看。”刘玄德拉起女友就直奔护士站里正在处理文件的绿毛小丫头。

“那个你好。”

“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先生?”

“请问607的诸葛孔明在吗?”

“哦,找诸葛先生啊,他出去散步了……大概。”

“啊我再问你个事儿。”

“?”

“孔明他的女朋友怎么样?”

“咦咦咦先生您怎么会突然问这种问题?”
女孩的脸泛出微微的红润,刘玄德一看她的反应就知道,诸葛孔明又祸害了一个妹子。
他叹了一口气,拍了拍小姑娘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小姑娘别伤心,虽然他有女朋友了但你还是有机会的。”
“???”女孩的脸上写满了茫然,她干了啥?
“虽然诸葛一直在说自己的女朋友有多么的漂亮,任性得可爱以及有多么惹人怜爱……”刘玄德深深吸了一口气,“但是,我觉得你也是不错的。”
“……这个时候我是不是该说谢谢?”女孩歪了歪头,看向刘玄德身边的黑发女子。
孙尚香叹了一口气,将自家脑残男友拖开:“抱歉,他脑子不太好使。”
“没事没事。”女孩绽开一个大大的,治愈人心的微笑,这让孙尚香对她的好感度上升了不少:“我是孙尚香,你呢?”
“我叫蔡文姬~”
女孩的名字让孙尚香一愣,随即扯起一个勉强的微笑:“那我们先去诸葛的房间了,回见。”
“拜拜~”蔡文姬朝他们挥了挥手,继续低头处理文件。
……
“香香你怎么了?”刘玄德关切地看向自己面色不太好的女友,“肚子不舒服吗?”
“刘玄德,看看你干了什么傻事!”孙尚香给了他一个爆栗,恶狠狠地低吼。
刘玄德委屈巴巴地捂着伤处:“香香你干嘛打我QAQ……”
“……”孙尚香深呼吸了几下,缓缓吐气,“之前你搭讪的那个小护士,就是诸葛的女朋友……”“啊?”刘玄德的脑子卡壳了几秒,“你怎么知道?”“之前诸葛不是告诉过我们他女朋友的名字吗。”孙尚香扶额,她怎么就找了一个这么能忘事儿的男友呢?
刘玄德的面部表情已经接近扭曲:“卧槽……如果亮亮知道我把他私下夸女友当面从不夸的话告诉了他女票……”他趴地,做了一个失意体前屈的动作,“我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
“只希望她不是那么腹黑的性格吧……”
备香心里默默地念叨着。
……
“回来了?”
蔡文姬的脸上带着有些坏坏的笑看着缓慢向她走来的诸葛孔明。
当诸葛看见自家女友脸上的表情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丫头又有什么“好主意”了。
“怎么了?”
“漂亮,任性得可爱以及有多么惹人怜爱……”蔡文姬满意地看着诸葛孔明的脸色迅速黑下来,“没想到亲爱的你这么喜欢我呢~”她蹦哒到他的面前,搂住他的脖颈,“你怎么从来都不当面夸夸我?”她任由他结实的手臂环上她纤细的腰肢,笑得眉眼弯弯。
低头啃了自己女朋友一口,诸葛孔明浅浅地笑了:“你知道我是一个内敛的人。”
“哼――你明明就是个榆木脑袋。”蔡文姬戳了戳他的额头,给了他一个浅尝辄止的吻,“不过我喜欢。”
诸葛孔明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加深了这个吻。
这次算你干得漂亮,刘玄德。
但这笔账迟早要算的。
于是正在和女友卿卿我我的刘玄德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打了一个冷颤。

END.

李白×蔡文姬
#听叙世有感#
#其实也有双奶组#
#李白真是个渣男#
#玻璃渣渣渣#
#年代啥的请无视吧hhh#
#文笔烂的要死慎入#

“听说啊,这琴女昭姬和那剑仙李白呀……”
说书先生的声音悠悠地传进浅绿薄纱之中,少女抚琴的手轻轻一顿,琴音变得紊乱起来。
“昭姬……”房间之中另一男子看着她失神的模样,眉心间有满满的心疼,“别去想那负心的李太白了。”
昭姬的素手停在琴弦上,止住了那天籁的弦音,她一声轻叹:“越人,你不懂。”
秦越人无言,他又何偿不懂呢,只是她的眼里,向来只有那李太白。
他眼帘低垂。
……
“越人,帮我将这酒温上好么。”昭姬正将名贵的脂粉抹到清秀的脸上。
秦越人将酒随意地放在炉火之上,看着她痴痴地看着那冷冰冰的门槛,心中不忍:“昭姬,他不会来了。”“他会来。”“他已经享受着荣华富贵了,怎会记得你?”“他会来,他……答应过我的。”昭姬的声音有着轻微的颤抖,“他……会来。”
到了最后,他终是没有来。
秦越人将昭姬打横抱起,轻轻放到了她的床上并轻柔地为她盖上被子。
她的眼角还有丝丝泪珠,还轻声呢喃着些什么。
“他有什么好的……”秦越人温柔地拭去她的泪,撇了撇嘴。
当他起身欲离开的时候,洁白纤细的素手揪住了他的衣角:“太白……”她的一声低喃让他的心凉了半截。
他原本想要拨开她的手离开,可终是未能狠下心肠,在她的屋子里坐了一宿。
……
第二天清晨,当丝丝阳光洒在她身上的时候,她缓缓睁眼:“唔……”揉了揉眼,她起身坐起。
“你醒了。”她向声音的来源望去,秦越人的背影显得阴冷而孤寂。
顾不得想这些,她急急地起身:“昨晚……他有没有来?”
“……没有。”秦越人的眸光变得黯淡,“他现在是女皇武则天宠爱的臣子,怎又会记得你。”他放在腿边的手紧握成拳。
她低下头,看不清面部的表情:“……这样啊。”随即她用满是笑意的语调与他说,“越人,我想吃城那边的绿豆糕,为我买回来……可好?”“……好。”秦越人淡淡地应了一句,离开了。
她呆呆地看着在房间中间挂着的巨大的画,上面有着她的画像,右下角写着“赠我最爱的昭姬――李太白。”她痴痴地笑起来。
……
她独自坐在楼台上的凭栏上,身影孤单落寞,她盯着空中的朵朵乌云和偶然掠过的黑色鸟儿,想起了她与李太白的初遇。
那是一个初春的早晨,她正坐在湖中心的小亭里抚着琴,朵朵桃花轻飘飘地落下。
偶然间,一片花瓣落入一处船舱。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将它托了起来,那人也缓步踱出――那是一个怎样好看的男子,一双能荡出水的眸子和俊秀的脸,都让她红了脸。
“敢问小姐芳名?”他向她伸出手,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在下李白。”“……蔡琰。”她抱着琴,满面红晕地搭上了他的手。
这之后,他们的关系变得越发密切起来,她为他抚琴,他为她绾发。
窗外阳光和煦温和,他为她将好看的眉眼细细勾勒。若是能将时光停留至此该多好……她这样想着,吃吃地笑起来。
少女的一颗真心渐渐托付在了他的身上。
然而有一天,他突然消失了,从她的视野之中,再见到他时,他已是高高在上的大官,他们之间有了再也跨不过去的鸿沟。
想再见到他,已是十分不易的事情。
她日渐憔悴起来,琴声也多了几分凄苦和悲凉。
倒是她的青梅竹马神医扁鹊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给了她不少慰籍。
……
眼尖若她,看见了集市上稀疏的几人中看见了她的心上人儿,然而,他身边的少女,并不是她。
那个可人儿比她可好看多了,眉眼间满满的都是魅惑,惹得路人频频回首。
“是……这样啊。”她踉跄地退后两步,疯魔般地大笑出声,“我恨你,李白。”兀地,她的面色冰冷,竟是魔怔了。
她从楼台上轻轻一跳,如一朵海棠,飘落在地上。
“昭姬――”熟悉的名字让李太白暮然回首,那个总是在昭姬身边晃荡的少年被众人围着,发出惨烈的哭喊之声,在他的怀中的,是一个血肉模糊的女人。
“李白大人,在看什么呢?”妲己不满地拽住他的胳膊,嘟着粉嫩的嘴唇。
李白的心尖颤了颤,他轻笑:“没什么,一个……闲人罢了。”
……
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总是读书人。
这便是,京都第一琴姬蔡琰用短短的人生认识到的一点。
END.

扁蔡
人类实习医生×鬼魂
#幼鹊×成人蔡#
#幼鹊被我脑补得很软?#
#OOC瞩目#

秦越人是徐福手下的一个十分有天赋的实习医生,但是他一直有一个无法改正的病――无法将人类的躯体打开。
他的理论知识都无可挑剔,随便问书上的一个问题他都能秒答。
徐福很苦恼,这个傻小子怎么就不开窍呢?
……
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秦越人被徐福遣去福尔马林池捞尸体。
他捞上来了一个身材纤细的“美尸”,然而当他细细打量这具女性尸体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喂,你在对人家漂亮的身体干什么?”
那是一个女声,飘飘乎乎,似远似近。
秦越人的冷汗“唰”的一声就下来了,手一松,那具尸体掉到了地上。
“啊!你干什么啊?!”那个女声激动了起来,仿佛摔的是她的身体似的,“小心点成不!”
秦越人僵着脖子,慢慢地回过头,看向声音的发源处――那是一个有着绿色长发的少女,她穿着一身鹅黄色的古代服饰,头上有两个大大的,很奇怪的东西。她没有脚,取而代之的是一团鹅黄色的雾气
“你……是谁?”他开口,发出略微嘶哑的声音。
“咦咦?”那个少女显然惊讶的紧,“你能看见我?”
他冷汗直流:“为什么我不能看见你?”
“因为人家是鬼魂啊鬼魂。”少女在半空绕着他飘来飘去,当看见他惨白的脸色的时候她连忙解释,“啊但我不会伤害你的哟。”
秦越人大喘了几口气,终于将飞速蹦哒的心跳减缓下来:“你……想干什么?”“唉?我没想干什么呀。”少女愣了一下,“每次有人捞到我的尸体的时候我都会在TA的耳边吹风的。”
“……”秦越人沉默,怪不得有次学长跟他说起捞起某具漂亮尸体耳边却有凉风吹过那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原来是你啊。”
“???”少女不解地歪了歪头,“话说少年啊,既然你看得到我我们交个朋友呗。”虽然是半透明的诡异状态,但是少女的笑容仿佛照亮了他的世界。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秦越人。”“嘿嘿嘿,我叫蔡文姬哦~”蔡文姬挠了挠浅绿色的头发,“话说越人你的名字很有年代感呢~让我想起……”她的声音渐渐淡去,秦越人抬头,她精致的面颊上有着迷茫的神色。
“想起谁?”不知为何,他的心竟然有些微微刺痛的感觉,“爱人吗?”
“这是少女的秘密哟~”瞬间,她的表情回复了大大咧咧的模样,“那就这样,好好休息。”说着,她消失了。
“……”绝对隐瞒了什么吧!算了也不关我事。秦越人这样想着。
……
而后,他们相处了很久。
整个医学院的人都很震惊――那个理论天才秦越人居然在解剖室泡了那么多天?!这是要去学法医学了吗?!
……
一年过去了,不知从哪一天开始,秦越人再没看到那个名叫蔡文姬的鬼魂。到是他自己,越发的想念她。
“这是为什么啊……一见钟情对我来说明明是不可能的啊。”他在第一次见到蔡文姬的地方苦恼地抓头。“没什么是不可能的哟越人酱~”一只手凭空出现摸了摸他的头发,他并没有感觉到,“怎么,想我了吗?”秦越人一个猛回头,一张熟悉的笑脸映入眼帘。
“你……”“今天或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他才刚刚开口,就被她打断,“我要消失了。”听到这句话,秦越人怔住,久久不能会神,半响后他才讷讷地开口:“为什么……?”“已经没有,维持我存在的能量了。”她的身体渐渐透明,“原本想着,消失之前也想去看看你什么的但是我不能离开身体的两米开外,但是你居然来了。”秦越人已经只能听见她的声音,并不能清晰的看见她了,“这一定是缘分呢……”她消失了,不同于上次,是真正的消失,风里只留存了她最后的一句话,“扁鹊……神医……”
秦越人在那里站了很久,很久,直到第二天徐福将他叫去,他才清醒过来。
……
很多年之后,秦越人选择了成为一个中医。
他并不像很多没有经验手忙脚乱的新人一样,他很熟练,仿佛前世已经演练过很多遍似的。
但是他也越发的乖僻,不与其他人说话,厚重的围脖遮住了他的半张脸,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他的工作并不含糊。
……
某个午后,徐福将他叫去,说是新的投资人带着他的女儿来参观医院,让他去当“导游”。
这倒是有些新奇,因为听说是那个孩子指名的。
于是他就去了。
当看到那缕绿色发丝的瞬间,他按耐不住自己的表情,将自己的脸埋在了围巾里,他知道自己的表情是怎样狂喜到扭曲。
“怎么了?”小女孩扯住了他的白大褂,在他蹲下身的时候搂住了他的脖颈,“扁鹊神医?”
他反手搂住她娇小的身体,语调中有止不住的颤抖:“你终于,回来了……”
“我回来了~”
她没有在意他越来越紧的力道,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
“欢迎回来。”
他长年毫无波动如同一潭死水的眸子中终于出现了笑意。

END.
#酷爱夸我#
#我的肝有点疼#
#是不是很辣鸡但是求琴梨QAQ#

李白×蔡文姬
#他们,好可爱prprpr#
#这是玻璃渣#
#冷cp的苦你不懂#
#文笔辣鸡慎入#
#白蔡大发好#

几天前,项羽和虞姬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
婚礼上,虞姬穿着大红色的红袍,和同样一身红色的项羽站在一起,显得很是般配。
……
“嘿李白,我们结婚吧!”蔡文姬喝得迷迷糊糊,朝着李白走过去。
“你在开什么玩笑啊文姬……”李白接住她小小软软的身体,宠溺地摸了摸她的头,“这样不是犯罪吗。”
蔡文姬气鼓鼓地说:“刘禅那个死小子,说什么安琪拉穿婚纱更好看,气死我了。”随后她蹭了蹭李白的胸膛,“还是李白好……”
“……这个时间,小孩子该去睡觉了哟。”李白无语看天,一轮明月已经挂在了高空之中。
“唔……我要听故事!”蔡文姬在被李白放到床上的时候抓住他的袖子。
李白哭笑不得地摸了摸她的头:“好好好,那就讲一个小姑娘……”“不,是新娘!”“……新娘梳着妹妹头……”“新娘头!”小姑娘不依不饶地叫唤。
总算哄着蔡文姬睡着了,李白才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珠:“总算睡了……”他看着蔡文姬蜷在被窝一角,还砸着嘴喃喃着些令人听不懂的话语,“真是……可爱呢。”他俯下身,在蔡文姬的额头上轻轻烙下一吻,“晚安,小丫头。”
……
李白在王者峡谷历练的时候,听说了当年的小丫头要和刘禅结婚的消息。
当时他正坐在大树下喝得昏昏沉沉,就无意中听到路过的人说了一句什么,其中提到了一个他难以忘怀的名字:“蔡文姬……”
“嘿李白,我要结婚了,去吗?”
一个逆着光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长长的绿色发丝垂下来搔着他的鼻子,带来丝丝香气。
“……小丫头?”他不敢相信地揉揉眼睛――蔡文姬长大了,头发也变长了,身材变得纤细,再没有当初小丫头软软糯糯的模样,“当然,你的婚礼……我怎能缺席呢。”李白弯起唇角拉出一个完美的颠倒众生的微笑。
“太好啦,那下个月15号,我等着你来哟~”蔡文姬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像一根尖刺刺进了他的心,尖锐的疼。
待到她离开,李白嘴边的微笑垮了下去,一改曾经的风流倜傥,变成了一个颓废的青年。
……
婚礼的前几天他就已经到达了蔡文姬的居所,他看着小丫头拉着他的手蹦来蹦去欢快的样子,又想起了她小时候的模样。
“好了吗?”蔡文姬无聊地托腮,她盯着李白沾满面粉的双手,米黄色的糯米粉在这位青莲剑仙的手上变得行云流水起来。
“没呢,再等等吧。”李白心说,能看到了王者峡谷的青莲剑仙手上沾满糯米粉的样子的,也就只有你这个小丫头了。
“李白做的绿豆糕,超好吃!”蔡文姬笑着说,“超喜欢!”“哦?有多喜欢呢?”李白故意坏着心眼,调笑着问。“最喜欢了。”李白愣了一下,看向她清澈的眸子,她的眸子清澈无比,就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孩子。“那还真是荣幸。”
过了半响,李白放下了手中的活儿,看向蔡文姬:“好了,等它冰镇吧。”然后他看向门外,“你该回去了,刘禅在等你。”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脸,看不清表情。
李白看着蔡文姬奔向门外的动作,不禁感叹:“看来还真的是喜欢啊……”随后他叹了一口气,离开了。
……
大婚当天,蔡文姬穿着她梦寐以求的喜服四处张望着。
她找不到李白的身影。
“罢了……”
或许,他们的缘分已尽。
“倘若那日,你让我跟你走……我会的。”
两行清泪滑过蔡文姬精致的面颊。
……
李白逃了,逃到了很远的地方,但是依然可以看到那队长长的送婚队伍,敲锣打鼓,热闹非凡。
他拿着几坛烈酒,不顾形象地将它们尽数灌进嘴里,火辣辣的酒像利刃一般划过他的喉咙,呛得他几乎流泪。
恍惚间,他仿佛看见曾经那个短发的小姑娘任性地对他说:“嘿李白,我们结婚吧!”
他躺在树上,口齿不清地呢喃:“好啊……”
END